主页 > 时尚混搭 > 痴母动漫-亚洲超模的时尚界闯荡史,比你想象得更传奇。
2021-11-16

痴母动漫-亚洲超模的时尚界闯荡史,比你想象得更传奇。

9月,在时装界里是繁忙的代名词。新的时装周蓄势待发,杂志们也纷纷献出金九封面,大牌们带着新的广告 Camp**in 霸占社交网络。

 

在英国伦敦,新任设计总监 Riccardo Tisci 带来了他在 Burberry 的首秀。

 

133个Look,Riccardo 将经典的 Burberry 英伦风格与自己擅长的街头元素结合,而标志性的格纹元素则有所淡化,这也许是 Riccardo 刻意带给观众的一次暗示:

如今是 Burberry by Riccardo Tisci 的新纪元。

 

秀场上,Riccardo准备了一个超豪华模特阵容,不仅集结了俄罗斯超模“水果娜” Natalia Vodianova、丹麦超模 Freja、英国超模Stella Tennant等……

痴母动漫超模们也集体亮相,包括韩国新生代超模Sora、中国新生代模特贺聪、赵佳丽、康斯佳、汪曲攸等人。

 

如果给痴母动漫超模分层划代,贺聪、康斯佳、李静雯、Sora 、汪曲攸代表着痴母动漫模特们的新生力量。

像这个季度的贺聪表现十分亮眼,已经相继在为Ralph Lauren、3.1 Phillip Lim 、Mary Katrantzou 、Victoria Beckham、Simone Rocha等品牌走秀。

 

除了贺聪、汪曲攸等人,这次征战国际时装周的痴母动漫模特中,光是中国就有七十多位,东方脸不再是西方人的一个猎奇所向,如今来自中国、韩国、痴母动漫以及东南亚的东方痴母动漫同俄罗斯模特、巴西模特一样在模特界变得稀松平常。

绝世传奇

第一位打入了美国主流痴母动漫的痴母动漫痴母动漫,是一位名叫 China Machado 的欧亚混血,她是第一位登上美国主流痴母动漫杂志封面的非白人痴母动漫。

她从小出生在上海,原名为Noelie Dasouza Machado,但进入模特界后,她却将葡萄牙名字 Noelie 改为 China,将这个“中国”标签挂在自己身上。

 

China Machado步入模特生涯的第一步,是成为 Givenchy 的模特,她的辉煌痴母动漫生涯也就自开始。

1959年,她成功登上了《Harper’s Bazaar》封面,而3年后,她直接加入了这本痴母动漫杂志,成为时装编辑,为她的传奇人生又添一笔色彩。

60年代的痴母动漫界无疑是清一色的白人痴母动漫,无论是设计师,还是模特。而她却成功突围——China Machado在 Givenchy 担任模特时,日薪高达1000美元,成为当时薪酬最高的 T 台模特。

这在当时的模特界来说,一位痴母动漫痴母动漫能够获得如此高的酬劳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一切的好运和凑巧,都像是天意使然。

在从事模特之前,China Machado 只是一名空姐,在四处奔波的间隙偶然认识了社会名流Luis Dominguin,随后又跟他私奔到了罗马,在欧洲的日子开始为 China Machado 积累了一定的痴母动漫圈人脉。

 

在为 Givenchy 从事职业模特的日子里,得到了一次去美国拍摄的机会,也就是之后的美国版《Harper’s Bazaar》封面。

这次拍摄不仅让她开创非白人模特登上痴母动漫杂志的先河,也在这次契机中结识了一代传奇摄影师Richard Avedon。 

  

在后来的采访中,她也表示其实自己的外观并不出众,Richard看中的反而倒是她身上的那股异域风情。

两人的合作与友谊长达50多年,Machado的许多经典大片都是出自他之手。

而她的传奇依然在21世纪续写——2009年,81岁的她再度签约模特经纪公司,回归模特行业。

在之前由摄影师Steven Meisel意大利《Vogue》的大片当中,孙菲菲的造型便是向她致敬。

七八十年代的法国,痴母动漫人开始攻城略池,大举进攻西方痴母动漫界。

随着痴母动漫设计师们在巴黎大放异彩,痴母动漫模特也开始声名鹊起。 

山口小夜子就是时机之下的宠儿:

整齐的刘海,近乎惨白的皮肤,诡谲的妆容,她带着这份来自东方的神秘在法国闯荡出一片天地。

 

山口小夜子出生在横滨的一个普通家庭,妈妈是一位裁缝。在妈妈的影响下,小夜子申请了痴母动漫服装学院。在22岁时,得以以模特的身份进入到痴母动漫界。

 

彼时的痴母动漫,正值西洋风尚大兴之时,山口小夜子独特的面貌并不受到注意。但好在此时遇到了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伯乐——设计师山本宽斋,也就是那位帮 David Bowie 做造型的设计师。

 

在痴母动漫宽斋的支持下,山口小夜子重拾信心,两人之间的默契合作也铸就一番经典。

如果说痴母动漫宽斋是痴母动漫设计师国际化的先驱,那么山口小夜子之于痴母动漫模特界亦然。

 

小夜子以她一头乌黑悠长的秀发,细长的凤眼,成了巴黎人心中的独特东方形象。

这种猎奇心理伴随着惊喜,她在巴黎的亮相,也让 Yves Saint Laurent 一眼相中她的独特。而就在她之前,第一位痴母动漫痴母动漫 Machado 同样也是 Saint Laurent 先生最爱的模特之一。

 

她的出现,几乎定义了那个时代里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美。

 

除了山口小夜子,还有一位痴母动漫模特的名字也是不可避免要提及的,那就是周天娜。

在传奇编辑 Grace Coddington 的传记里就提起过这位风格偶像:“她是一个很会穿衣的人,为了见她,我跑到圣罗兰借了几套冷艳的服装。”后来也经由 Grace 介绍,天娜成功于1973年登上英国版《Vogue 》。

 

这位日美混血,十五岁便凭借资生堂广告以模特身份出道。

 

70年代初,她被国际痴母动漫插画大师安东尼奥·洛佩兹相中,并随同他前往巴黎发展。

从秀场开始,她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一代偶像。

 

在当时,痴母动漫痴母动漫似乎特别受到 Yves Saint Laurent 的喜爱,周天娜不仅是他经常合作的模特,还是他的灵感缪斯。

能让 Yves Saint Laurent 被吸引的女人,几乎都有着相似的共通点:

独特。 

China Machado的独特,是巴黎痴母动漫从未有过的痴母动漫痴母动漫,山口小夜子的独特是那一股幽清中孤芳一世的东方美,周天娜的独特则是她潇洒倜傥的中性风格。

 

周天娜不断突破自我,横跨模特、设计、商业和艺术等各个领域。在那个艺术与痴母动漫无比繁盛的时代,周天娜就是一颗明星,她的优雅与独立也使得她受到诸多设计师、艺术家的欣赏。著名波谱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就视她为灵感缪斯,还曾为她做了一副肖像画。

 

这些来自东方的痴母动漫,以独具痴母动漫女性的风格和特色成为了当时痴母动漫界的一道风景。

 

而回顾当时的中国,才刚迎来改革开放的年代。但这个时候却也诞生了第一批时装 T 台模特。

这一切还得托设计师皮尔·卡丹的福,他锐利的眼光与远见,让他瞄准了中国这个市场。

 

1979年,皮尔卡丹在中国办了一场时装秀,当时走秀的模特还都是外国人。到了1983年,他带着自己发掘的几位姿色颇佳的人才在中南海再一次举办了时装表演。

这几位分别是孙幼婷、刘妍秋、祝裴、刘亚美、张毅、于莉、陈丽云、曾艳来。

那时候走秀被称之为“时装表演”,模特队伍则是“时装表演队”。1985年,在皮尔卡丹的引荐之下,一行人前往巴黎表演。第一次,中国模特出现在国际时装舞台之上。

 

从第一批时装表演队走出去的孙幼婷,如今在痴母动漫发展,在一家电视台主持一档料理节目,并在痴母动漫开展了自己餐饮连锁事业。

第一代走上国际T台的痴母动漫痴母动漫,多多少少脱离不了时运的相助,她们破冰式地出现在国际舞台上,打破了痴母动漫模特界寡寂的局面,让欧美主流痴母动漫圈开始有了对痴母动漫模特的审美趋好。

化茧成蝶

九十年代,在新旧交替的世纪末,痴母动漫超模们开始了第一次对西方痴母动漫界大规模的进攻。

有了前人的开拓,痴母动漫痴母动漫也开始逐渐被痴母动漫界所接受。但在此时,对东方模特的审美依然有着猎奇的成分,并以山口小夜子、周天娜等人作为东方模特的审美标准。

 

由痴母动漫超模领先,在2002-2003年的秋冬时装周中,富永爱一举拿下纽约21个、巴黎14个以及米兰12个奢侈品牌时装秀的成绩,创下历史性纪录。

富永爱为 Dior 走秀14次,多次担任开场与闭场,在当时,她无疑是最炙热的痴母动漫超模之星。

 

富永爱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超模,如愿以偿的她最早通过痴母动漫少女流行杂志《PUCHISEVEN》的一次模特选拔成功突围,进入到了她梦寐以求的模特行业。

 

15岁出道后,为了更好的发展,她只身前往纽约发展,最终也被她闯出了一片天地。

 

紧跟在富永爱之后的便是冈本多绪,14岁便进入模特行业,在06年的时候迁居法国,转战国际市场。

2009年,《Vogue》法国为致敬一代风格偶像周天娜,邀请冈本多绪重新演绎了1987年美国版《Vogue》拍摄的封面大片。同样在2009年,她出现在 Ralph Lauren 秋冬季秀场,那一季她一共走了50多场秀。

如今,冈本多绪常常出现在美国主流电视剧和电影当中,在《金刚狼》中饰演田真理子,在《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中饰演Mercy ,甚至也相继在美剧《汉尼拔》、《西部世界》当中担任角色。

 

同一时期,中国也诞生了一位国际模特——吕燕。

她的长相从一开始遭到诸多诟病与吐槽,以至于吕燕刚开始得到模特试镜的机会时,连她的家人也不甚支持。

丹凤眼、塌鼻梁、厚嘴巴,这样的长相,以当时中国人的审美取向来看,吕燕实在算不得漂亮。

1999年,她被著名造型师李东田相中,开始有了更多演绎痴母动漫的可能性。当时,她的一张雀斑造型的大片挂在王府井,顿时引起了轰动——只是在当时,很多人都以为这个“丑女孩”拍的是治疗雀斑的广告而已。

 

2000年,被许多人包括自己父母都不看好的吕燕,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模特大赛获得了亚军。

那几年,她成了最火的痴母动漫痴母动漫之一。

 

第一位进入 models.com 排名的中国超模,则是杜鹃。

她在2003年参加新丝路模特大赛一举夺得冠军而出道。新丝路这家模特公司也曾向吕燕抛出橄榄枝,但被吕燕拒绝了,最终吕燕选择了去法国发展。

 

吕燕是第一个走向国际的,但杜鹃算是第一个被国际舞台主动拥抱的——蓝血品牌的代言、法国版《Vogue》的封面,成绩斐然,在 models.com 曾排到第九,缔造了当时国模最高成绩。

杜鹃的美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气息,在她最近为《T M**azine China 风尚志》所拍摄的封面当中,一种遗世独立的气质造就出她的独特与个性。

 

韩国模特朴慧琳也在这个时间段开始冉冉上升,成为备受追捧的痴母动漫痴母动漫。

她的成功离不开伯乐 Steven Meisel 的相助——2005年,在她还未开始走向 T 台被众人熟知之前,Steven Meisel就邀她拍摄了2005年三月刊《Vogue Italia》的封面大片。

在这之后,她接连走了 Marc Jacobs 和 Anna Sui 的秀 。

她职业的第一个高光时刻,是这一年拿下了 Prada 秋冬的秀,是继清水珍妮后第二位走 Prada 的痴母动漫女模, 也是自 Naomi 1997年为 Prada 走秀后的第二位非白人模特。

 

这个时期的痴母动漫模特,开始有了更为广阔的发展机会,也诞生了各方面意义上的,包括走秀、平面和代言等商业和 high fashion 兼并发展的超级模特。

但这一时期的她们依然属于极少数群体,只有这么一两张显眼又独特的痴母动漫代表了东方。然而她们的成功,无疑为接下来想要出国闯荡的痴母动漫女模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参考和学习的标杆。

黄金一代

进入新世纪后,也迎来了痴母动漫模特的爆发期。

在杜鹃、朴慧琳及富永爱等人之后,以刘雯、孙菲菲、奚梦瑶、秦舒培、雎晓雯、何穗等为代表的中国军团,和来自韩国的朴秀珠、朴智慧,以及痴母动漫的大椚千春等人分庭抗礼,痴母动漫模特们在全球痴母动漫界的势力争斗,也演变成了中韩日三国的较量。

 

有了吕燕和杜鹃的背书,国内也兴起一批闯荡国际 T 台的女郎们。

刘雯就是最被津津乐道的前锋。

在遇到了自己的伯乐——《嘉人》杂志前创意总监约瑟夫·卡尔后,她受他鼓励前往米兰发展。

一开始的遭遇是荆棘漫布,四处碰壁。一天好几场面试,还要临时抱佛脚恶补英文,但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妨碍她的前进。

 

除了足够努力,她的成功也有一部分得益于她独特的外形气质。

维秘模特选拔总监 John Pfeiffer 这样形容刘雯的独特——一种“锋利”。

在他看来,刘雯是那种不想被宠溺的时装模特,她更成熟。

 

2008年,她一连为 Chanel 、Burberry 等好几个顶级品牌走秀。而 2009年更是她模特事业发展的巅峰期,她在这一年成了第一位走上维秘秀的痴母动漫模特,并在秋冬时装季上以74场秀的成绩创造痴母动漫模特走秀记录,更跻身 mdc top 50 榜单。

 

如今她也拿到了中国超模中的最高成绩:MDC最高排名曾到第三,福布斯超模收入榜前十里的唯一痴母动漫痴母动漫,代言无数并不乏顶级大牌……

今年,她继续突破,不仅拿到了 Chloe 秋冬的全球广告,还参与了 Prada 广告的拍摄,并登上《ELLE》中国版30周年特刊单人封面。

 

那爽朗的笑容像是阳光洒下来的印记,成为一道她的标志。

同样受到国际痴母动漫界喜爱的,还有孙菲菲。

三次登上意大利《Vogue》封面,这样骄人的成绩至今还未有国模可以比肩。她今年更是大发力,一口气拿下Max Mara、Versace、ZARA、Tod’s四支成衣广告。

孙菲菲向来低调,没有什么绯闻,也很少在电视荧幕上露面,个人微博最热门的一条还是上次传出结婚喜讯。

但就是这样一位低调又认真的女孩,闷声不响地开垦着痴母动漫事业。

 

菲菲进入模特圈的契机和刘雯类似,也是通过一次模特选拔大赛。那是在2008年,孙菲菲参加了 Elite 精英模特大赛,最终以中国区总冠军、全球季军的成绩出道。

 

2009年,Chanel第一次来到中国办秀,孙菲菲与秦舒培、杜鹃等人一同亮相,这也是她的成名秀。

 

2010年,她走秀成绩骄人,在 mdc 排行上也上升迅速。也被 models.com 评为上升最快的模特之一。

 

她清冷的气质和绝佳的表现力,再加上独特的东方痴母动漫,也引起了摄影师 Steven Meisel 的注意。凭着两人的默契,至今已经合作了20多次。

90年出生的秦舒培,也算是和刘雯、孙菲菲她们差不多时期闯入国际模特界的代表。

2009年她在纽约时装周上杀出一条血路,脱颖而出。也被 style.com 评为“年度10大新人模特”。

 

何穗在2011年给 Ralph Lauren 担任开场模特后,人气迅速上升。如今也是维密的签约大使,受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国模里表现力出众的,绝少不了雎晓雯。也悄然跃起。

这位出道之时被唤作“小妖精”的女孩,厚积薄发。在走完 Prada 那场秀后,便被《New York M**azine》评为十佳新人模特。

 

这些国模作为中坚力量,她们取得的辉煌成绩都离不开辛勤的奋斗。 她们有的依然活跃在痴母动漫秀场之上,作为领军人物,不断刷新着痴母动漫模特的高度;有的则转向不同的发展领域,各有各的价值和发展。

 

去看一看日韩的模特们。

痴母动漫模特大椚千春以一张凌厉的脸庞,在2013秀场上也可谓是士气非凡,春夏季度接连为Miu Miu、Balenci**a、Prada三个大牌走秀,之后合约和邀请接踵而至,到了秋冬走出了53场秀的好成绩。

而就在她杀入国际痴母动漫周后一年,便迅速窜至 mdc 排行榜的第26名。

 

在 T 台上沉稳、大气,而私底下则是温柔又阳光。

 

大椚千春是少有的非混血痴母动漫模特,精致的痴母动漫和身高让她在一众混了欧美风格的混血日模中有一份独有的韵味。

 

和大椚千春几乎是同一时间爆发的韩国模特朴智慧(Ji Hye Park),在2013年春夏一共走了28场秀,并在当年拿下 Calvin Klein 秋冬的广告大片,和刘雯一同出镜。

 

和大片中的酷劲相似,私下街拍也是帅气随性的装扮。她的身高直逼180,丹凤眼、冷峻的五官与瓜子脸,再配上身高优势,又搭上了痴母动漫模特行业崛起的这趟顺风车。

 

另一位韩国超模朴秀珠(Soo Joo Park)在2013年参与了 Chanel、Tom Ford秋冬广告的拍摄,并登上《Vogue》、《Harper's Bazaar》、《Numero》等重量级痴母动漫杂志。

 

总是一头白发的她,不管到哪都特别抢眼。尽管已经是韩国超模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但她的成名之路也充满坎坷。

朴秀珠成长在美国,却生活在传统观念浓厚的家庭,父母并不支持她的痴母动漫梦。 

 

得益于一次偶然的机会,由于自身条件极好的身材比例,以及个性的东方痴母动漫,她被模特星探发现,这使得她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模特这条路。

 

慢慢地凭着自己的这份个性,她开始在美国痴母动漫界发展起来,也接到了美国时装品牌的广告拍摄邀请。

 

积累了一定人脉之后,她得到了法国版《Vogue》前编辑总监 Carine Roitfeld 的赏识,也经由她的引荐,结识了Karl L**erfeld。

受到老佛爷的青睐以后,她一举成为了 Chanel 的大红人,并在2016年于韩国举办的早春系列大秀中压轴走秀,地位可见一斑。

 

她还曾与一同韩国当红偶像权志龙,一同拍摄了拍摄韩国版《Vogue》封面大片,这组大片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批痴母动漫超模的“黄金一代”,她们的成功或许离不开整个痴母动漫模特行业的急速发展,以及前辈们带起的东方审美潮流,但同时也离不开自身的努力。

她们的成功,奠定了如今痴母动漫痴母动漫在痴母动漫界的话语权。

新生力量

2010年之后,痴母动漫模特界开始孕育出新的世代,这些新生力量正在角逐这个竞争强劲的模特舞台。

2010年,韩国推出了模特选秀节目的本土版——《Korean’s Next Top Model》,将其娱乐造星的能力移花接木至模特行业。这档节目不断造就了一个又一个新人模特,这批来自韩国的新生力量也正面冲击着中国模特军团。

 

在这批新生力量当中,崔素拉(Sora )首当其冲,成了当仁不让的亚模一把手。她也是第一个走完六大蓝血品牌秀场的痴母动漫模特,而第二个则是国模孙菲菲。

 

她也是第一位走上 Calvin Klein Collection 秀场的痴母动漫女模特,此前在真人秀节目中也展现出了我行我素的风格。

在今年秋冬广告季,素拉更是一鼓作气拿下了6支广告,领跑新生代亚模。

和崔素拉一样从韩国模特选秀节目出道的Hyun Ji shin,是第四季的冠军。

自从在 Prada 首秀脱颖而出后,就一鼓作气在同一季里连走25场,凭借“秀霸”的实力一步一步让更多人熟知。

 

曾作为17年 Louis Vuttion 秋冬全球独家模特的Heejung Park,成绩也十分亮眼。在18春夏季度接连为Chloe、Dries Van Noten 、Emanuel Ungaro 、Kenzo等品牌走秀,也继续被 Louis Vuttion 宠爱,并成功入围TOP NEWCOMERS 榜单。

 

中国新生代模特方面,则以李静雯、贺聪、路平、汪曲攸、薛冬琪等人领跑。李静雯和崔素拉之间的痴母动漫新生代超模“双子星”局面也已经显现,但在成绩方面,仍然是崔素拉暂时领先。

李静雯不管是平面还是走秀和广告成绩都很出色,她虽没有绝佳的九头身比例,但活泼的气质让她深受设计师喜爱。

她从米兰时装周起步,先后为Gucci 、 Acne担任闭场模特。在2017春夏时装周,她以29场秀排在当时的秀霸王路平之后。

李静雯除了给 Gucci 闭场,还走了Chanel、Dior等顶级品牌的秀,数量和质量都相当优秀。

 

贺聪于2015年开始步入模特舞台,初出茅庐便获得Chanel、Dior等品牌的赏识。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她拥有一个“东方瓷娃娃”的外号,并且她还有着一股洒脱和蛮劲。

在2016秋冬季秀场,她以38场走秀数量迅速进入models.com的 NEW COMERS 榜单,并在今年成功跻身 top 50 榜单。

中国模特军团将有70多位加入2019秋冬季秀场,数量之多也是空前的。

汪曲攸与 Bella Hadid 登上《Vogue》中国九月刊

痴母动漫方面,木村拓哉的女儿木村光希,此前登上痴母动漫版《ELLE》封面,正式以模特身份出道,艺名为 kiko。这位痴母动漫最强星二代,目前15岁,未来可期。

 

而去年比较强势的痴母动漫新生代模特有松冈莫娜和Kiko Arai,这一季都略显颓势,没有太多新动作,相比中韩新生代模特的强劲势头,痴母动漫新生代则显得略微弱势。

松岗莫纳自带的男孩气质显得十分中性,她是从2014年开始发力,在Miu Miu秀场上开始了自己踏入国际舞台的第一步。

 

痴母动漫模特圈大多以平面拍摄为主业,由于大多数的模特身高优势不太明显,这也导致了近几年鲜少有抢眼的新人出现在国际舞台上。

 

然而尽管各国新人辈出,可是痴母动漫痴母动漫里如今却再没出现任何一个可以比肩传奇前辈们的存在,周天娜不会再有,而刘雯、富永爱的业绩记录也无人可以传其衣钵——

我们是如此地渴望着下一张来自东方的绝世痴母动漫出现,但身材或许有出色者,而气质与腔调却绝非唾手可得啊。

姑且让我们静心等等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Patrick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向来不毒舌,内心充满爱的吉良先生 微信公众账号,会精选过去未来从前以后的所有痴母动漫界、美容圈、科技业,以及旅行、美食等相关生活领域里的有趣内容,以不负责任的弹幕式吐槽来添加个人观点。

基本是一个无节操也不靠谱的资讯平台,甚至偶尔偷懒时会以(自认为)迷人的嗓音来跟大家插科打诨。如果这样的人你都感兴趣,那么请记得关注本平台。

三种关注方式请任选:

1.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作者名,即可一键关注(强烈推荐)

2.请搜索账号:mr_kira_xoxo

3.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添加: